血紅小說網 > 都市小說 > 我的傳奇人生 > 第747章 住院了

第747章 住院了

    “你好,劉晴現在不能接聽電話,她住院了!”一個陌生的女性聲音說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謝東不由得心頭一驚,急忙問道,“她在哪個醫院?什么科室?為啥住院?”

    謝東連珠炮似得發問,搞得對方一時不知道該先回答哪個,只好淡淡地道“她在市醫院婦產科,我是她的朋友。她有先兆流產的危險,醫生正在給她做檢查。”

    謝東頓時腦袋嗡得一聲,這事鬧的,剛答應鄭鈞會想法讓劉晴保住孩子,現在就出岔頭了!真是一步一個坎兒!他在心里暗暗嘆道。

    算了,孩子保不住,也不是我造成的,張力維的案子和我也沒有什么關系,我何必吃咸蘿卜操淡心!想到這里,頓時覺得心里釋然,于是掏出手機,給鄭鈞撥了過去。鄭鈞很快接了電話。

    謝東把情況一說,鄭鈞在電話那頭沉默了許久,然后用命令的語氣說道,“你現在馬上去醫院,無論如何要保住這個孩子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謝東不由得提高了嗓音,苦笑著說道,“我說領導,她現在已經在醫院了,我還怎么管呀?”

    只聽電話那頭鄭鈞深深地嘆了口氣,只好一字一頓地說道,“張力維現在是抱著必死的態度,很多問題拒不交代,我們也在尋找合適的突破口,今天你反應的情況,非常有價值。你想想,張力維無兒無女,那么大的家業,即使扣除非法所得部分,剩下的依舊是一筆巨額財富。那個張倩玉雖然算作他的后人,但是畢竟不是親生的。沒有孩子,這一直是他的遺憾。現在劉晴懷上他骨肉,我們可以把這個作為交換的條件,讓他主動交代問題.”

    謝東聽罷,雖然滿心的不愿意,但是語氣緩和了很多,“你們派個人去和劉晴談不就完了嗎?萬一我把事情搞砸了,不也是耽誤你們的事不是?”謝東還是想辦法推辭。

    “我們可以派個女民警去做劉晴的工作,但是你和劉晴畢竟是彼此熟悉,溝通起來也容易。直接派個警察倒是容易把問題談崩,”鄭鈞嚴肅地說道,“這事就這么定了,再說了,公民有責任和義務配合警方的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又拿大道理來壓我,”謝東有點沒好氣地懟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你也別鬧情緒,事后我和市領導反映一下你的立功表現,盡量給維康爭取些優惠政策,”鄭鈞笑著道。

    聽鄭鈞這么一說,謝東立刻提起了興致,趕緊說道,“你這算是和我做交換嗎?你可別反悔呀!”

    “我說過的話什么時候不算數過?”鄭鈞有些不滿地回道。

    謝東來維康這段時間,雖然公司總體上按照原來的節奏在運轉,但是在那段權力空白期,有些業務還是難免受到影響,好在瘦死的駱駝比馬大,現在維康基本重新步入正軌,謝東也正需要機會來證實自己的能力。一個企業的發展,尤其這種私企,如果能有政府的扶持,等于是給企業加了助推器。張力維在的時候,他的各路關系千絲萬縷,但是在他出事之后,每一個被裹挾在他的功利圈子里的人,都噤若寒蟬,抓的抓,審的審,沒被挖出來的,誰還敢替維康發聲?所以聽鄭鈞這樣一說,謝東趕緊不失時機地抓住機會。本來謝東還在為劉晴的事情鬧心,但是現在得到鄭鈞的保證,心情立刻輕松起來。掛斷電話,他趕緊打了一輛出租車,直奔醫院而去。

    到了市醫院,他才想起來,剛才給劉晴打電話的時候,她的朋友并沒有告訴他具體在哪個病房,于是只好來到護士臺詢問。護士很快調出了劉晴的信息,瞥了謝東一眼,有些不滿的說道,“你愛人的身體狀況屬于是高危孕婦,做丈夫的怎么那么粗心?今天要是送來再晚一點,胎兒就保不住了!”謝東被護士的話搞得非常尷尬,又不好解釋些什么,只好連聲道謝,然后按照護士的指引來到劉晴的病房。由于是晚上,又是婦產科,整個病房區都非常安靜,謝東站在門前,透過門上的玻璃,依稀看見劉晴躺在病床上,看樣子應該是睡著了。病床旁邊,坐著一位和劉晴年紀相仿的女士,估計是那位接電話的人了。

    他輕輕地推開門,走了進去。見有人進來,里面的女人轉過身,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,然后起身向門外走去。謝東見狀,趕緊跟了出來。

    關上門,這個女人打量了謝東一番,試探著說道,“我是劉晴的朋友,安娜。請問你是?”

    謝東很清楚,目前的狀況,很容易讓人誤解自己和劉晴的關系,于是趕緊解釋道,“我是劉晴公司的領導,就是剛才打電話的人。她懷孕的事我也是才知道,不過這事和我沒....沒有關系,”由于急于撇清,謝東說起話來居然有些結巴。安娜不由得撲哧一笑,說道,“我知道和你沒關系,劉晴都和我說了。”

    謝東也不好意思追問,劉晴都說了啥,反正別讓人誤解就好。

    “醫生說暫時保住了孩子,至于以后怎么樣,還要繼續觀察,”安娜繼續說道,“她剛來的時候,幾乎半昏迷狀態,血壓很低。醫生做了搶救,現在狀態基本穩定了,”說著看了眼謝東,有些意味深長地繼續道,“她要是沒有昏迷,說不準這個孩子就保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謝東雖然不知道具體的經過,但是從安娜的描述中基本已經能猜測到事情的整個過程了。劉晴如果入院的時候是清醒的,一定會讓醫生借機做掉這個孩子的。想到這里,他心里不由得暗自慶幸。

    謝東正想再多問些關于劉晴的病情的事,一位護士走了過來,輕聲問道,“請問是劉晴的家屬嗎?劉晴的檢查結果出來了,醫生讓你們過來一下!”

    謝東和安娜對視了一眼,沒有直接回答,只是含糊地應了一聲,便隨著護士來到醫生辦公室。

    聽完醫生的一番解釋,謝東心里盤算著,等劉晴醒了,要怎么和她說呢?
今晚14场足彩对阵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