血紅小說網 > 都市小說 > 快穿之誰要和你虐戀情深 > 第400章 驚喜?

第400章 驚喜?

    寧歡熟門熟路找了一間客房就進去了,因為累到極致,她顧不上洗漱,直接鉆進被窩里就閉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因為太過急切的關系,她并沒有注意到,此時已經是冬日,然而她進的客房并沒有暖氣,連被子也是薄的。

    于是,睡到一半,寧歡就被凍得迷迷糊糊地醒了。

    她看了看身上的薄被,起來穿起拖鞋就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對于危恒的家,她絕對不陌生,一個月前她還在這邊睡過午覺,那會是有暖氣的,所以應該是這個客房的暖氣壞了。

    那事情就簡單了。

    換個有暖氣的房間就好了。

    然后,很自然而然的,寧歡就摸到了平時過來常睡的那個房間。

    危恒也正睡得沉,突然就察覺有個冰冷的身體湊了過來。他頓時便被驚醒了,低頭一看,卻發現鉆進他懷里的居然是寧歡。

    他一愣,隨即就笑了起來,這算是給他的驚喜?

    不過,寧歡的身體這么涼,這是跑到暖氣故障的客房去了?

    一時間,他又是好笑又是心疼,動作輕柔地將人抱進了懷里。

    這一覺,兩人都睡得非常長,也睡得非常滿足。寧歡先醒過來,然后就發現自己似乎被人抱在懷里,抬頭一看,就看到了危恒那張大帥逼的臉。

    她一怔,后知后覺地想起來自己做了什么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危恒也醒了。

    兩人倒是沒什么不自在的,危恒還在寧歡額頭親了親,然后一前一后從臥室中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李素欣看到的就是這樣的畫面。

    危恒家里的格局二樓只占了一半的面積,從二樓的欄桿往下能看到客廳的全局,同樣從一樓往上也能看到二樓房門口。

    李素欣本是上門送自己剛做的甜點,哪知道會遇上這樣的畫面。

    米露也呆了,她也沒想到會出現這種修羅場。

    看到自家媽媽出現在樓下,說實話,寧歡有一瞬間是懵的。好在她反應快,一臉自然地問道:“媽你怎么來了?”

    “這話不該是我問你的嗎?”李素欣語氣幾近猙獰。

    寧歡輕咳一聲,卻是不知道該怎么解釋了,然后便開始不斷給危恒打眼色,讓他想辦法把人搪塞過去。

    危恒……危恒也不知道怎么辦啊?

    面對三個女人咄咄的目光,他絞盡腦汁半天才開口道:“那個……我們,阿姨,寧歡就是……上次我跟她說起我臥室的燈,她非常感興趣,今天剛好順便過來看一看。”

    燈?

    李素欣心說你們都當我是傻子呢?也不去照照鏡子,看看自己這會是什么模樣。

    寧歡和危恒這會什么樣?

    衣服還是之前戰斗時穿的,只是外衣脫去了,倒是看不出多臟。但是,兩人的頭發都亂成了稻草,眼袋微微浮腫,明顯是剛醒來的樣子。

    當然,面上她不是這么說的,她一臉微笑,好似已經信了一般,問道:“那是什么樣的燈,也讓我看看可以嗎?”

    危恒和寧歡面面相覷,除了答應,他們還能怎樣?

    于是,李素欣就這樣跟著兩人走到了樓上,進入了主臥。

    嗯,被褥有些亂,雖然看著整理了一下,但明顯能看出是兩個人睡過的。

    尤其,李素欣的眼睛很尖,看到了床沿邊不起眼的長發。

    那長度,怎么看都不像是危恒的。至于米露,她是一頭的短發,反倒是自家閨女……

    李素欣瞇了瞇眼睛,然后目光落到了室內的燈上。那燈倒的確是自家閨女喜歡的類型,但是……她怎么覺得事情有些不對呢?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寧歡已經將自己打理好了,李素欣幾次轉頭看她,瞇著眼睛道:“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瞞著我?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跟危恒談戀愛了?”李素欣逼問道。

    寧歡眨了眨眼睛,“媽你說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別跟我打馬虎眼。”李素欣白了她一眼道:“我是你媽不是你閨女,當我不知道你肚子里轉的什么主意?你一眨眼睛,肯定就是想要糊弄人了。”

    寧歡有些郁悶,“媽你能別管這事嗎?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誰管?”李素欣瞪著眼睛道:“我是你媽!”

    她難得這樣一幅怒氣沖沖的模樣,寧歡有些理虧道:“那你去管樂樂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不是沒有女朋友嗎?”李素欣想也不想就道。

    寧歡皺眉,“我也沒有男朋友啊。”

    “危恒不是?”李素欣轉頭看她道:“別糊弄我,你倆昨兒睡一個被窩了吧?”

    寧歡默然,許久才弱弱道:“誰也沒規定只有男女朋友才能睡一塊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男女朋友,那你們是什么關系?”李素欣挑眉。

    寧歡遲疑了一下,開口道:“……狗男女?”

    李素欣只覺得一股子怒氣從胸腔沖起,她咬牙切齒道:“你給我把皮給繃實了,我不跟你嬉皮笑臉。”

    寧歡嘆了口氣道:“媽你難道就沒遇到過想睡但卻不想負責的男人嗎?”

    這一瞬間,李素欣都懵了,“你的意思是……你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就是你想的那個意思。”寧歡看著她道:“我沒有結婚的打算,看哪個男的覺得喜歡了,就處處,不喜歡,就好聚好散。”

    她粲然而笑道:“這樣不好嗎?”

    李素欣被閨女給氣壞了,偏偏這話她還不能告訴任何人。

    告訴寧國安?

    得了吧?這個女兒奴要是知道女兒不想要結婚,肯定舉雙手雙腳贊同。

    至于兒子……還是算了,兒子跟丈夫其實區別不大。別看平時對女兒管頭管腳的,其實只要是女兒的話,他也聽得很。

    茫然四顧之際,她就想到了危恒。

    她想著,閨女那種想法,危恒應該不知道?畢竟危恒之前有多喜歡閨女,她是看在眼里的。

    雖然就這么把女兒“賣”了似乎有些不厚道,但是……想到今后自己和丈夫死后女兒就會孤身一人——哪怕樂樂還在,但他以后勢必會有自己的妻子和兒女,作為姐姐的歡歡就不再是他最重要的親人了。

    李素欣的腦中已經出現了女兒年老后孤孤單單赴死的悲慘畫面,這令她一下子便下定了決心!
今晚14场足彩对阵表